猫舍没有卖出的猫怎么处理?

猫舍没有卖出的猫怎么处理?

猫的繁育能力很强,很多后院猫舍疯狂繁育,如果有长相不好,一直卖不掉,猫一般两三个月最可爱,慢慢长大就更不好卖了,这种猫猫会怎么处理呢?是丢弃还是自己养着呢?

一只猫的自述

在某个晚上,我出生了。

我的听力还不太好,眼前也是一片漆黑,但是我有一种神奇的能力,可以让我爬到妈妈的身边,yi~,是什么这么好喝,有点像旺仔牛奶(奇怪,我为什么要说旺仔牛奶?旺仔牛奶是什么?不管怎样,还蛮好喝。)

旁边有我的兄弟姐妹,我们很和谐的依偎在一起,总能找到属于自己专用的“奶嘴”,从不会争抢。

妈妈在干嘛?好像在舔我屁屁?emmm...想尿尿了...好吧,我还太小,需要妈妈帮忙促进排泄,我长大一定要做一个会自己尿尿的男子汉!等一下,我还不知道我的性别,哎呀,摸不到也看不着,我到底是男生还是女生呀?

就这样无忧无虑的过了好多天(yi~我都会用那愚蠢的两脚兽发明的时间单位了),每天就是吃吃喝喝睡觉尿尿。

那是什么声音?好像是是我的兄弟姐妹在跟我打招呼(喵~),我好像能模糊的看到一些什么了,眼睛可以睁开了一条缝,有多大呢?大概李荣浩眼睛那么大(奇怪,我为什么要说李荣浩?李荣浩是谁?也是一只喵吗?),emmm...使点劲,我想快点看到这个世界。

呀,我看到妈妈了,妈妈有着一双蓝色的大眼睛,大大的身体,长长的毛,还有我的兄弟姐妹,喵~o( =∩ω∩= )m~你们好呀。

旁边这个愚蠢的两脚兽是什么物种?!听他说,我的妈妈是只布偶猫,我想我也是吧。

又过了好多好多天,我的毛慢慢长长了,我学会了走路,可是,我能走的地方好小,难道世界只有这么大?那铁丝外面的是什么?我拼命的探出头,可是我力气太小了,根本出不去。我还是乖乖的去喝奶,先长好身体,哥哥姐姐让一下,我要喝奶,我挤进妈妈的怀里,努力的长大。

今天,我好像睡过头了,当我醒来睁开眼睛,发现妈妈不见了,怎么肥四?妈妈去哪里了?妈妈不要我了吗?我要喝奶!我喵喵的叫着,喊着妈妈!妈妈没有过来,那只两脚兽又来了,端着一个盆,那是什么?好香呀!香味越来越近,他来了,他来了,他带着香味走来了!原来这就是隔壁大哥哥大姐姐吃的东西呀,他们管这叫猫粮,管它呢,先吃为敬。

这些天,总是有哥哥姐姐陆陆续续离开,他们应该是去了外面的时间吧,我总结出一个规律,他们都是两到三个月就离开了,我要快快长大,我也想离开这个狭小的空间,世界辣么大,我想去看看。

我扒拉着爪子,算着日子,两个月终于到啦,好开心,我是不是可以出去玩了?果然,两脚兽过来了,他来了,他来了,他要带我出门了!好吧,原来不是我,是我的姐姐,我们跟她道别,我无比的羡慕。他又来了,他又来了,他要带我出门了!好吧,还不是我,这次我哥哥。后来,我的弟弟妹妹也被带走了,而我被囚禁在这小小的空间里。

马上就三个月了,我的小空间里来了几个跟我年纪差不多的小伙伴。我问新来的小姐姐,为什么我们还不能出去呀?

她说:你这个样子,很难有两脚兽要你呀!

我说:我什么样子呀,我看不见自己的样子呀!

她说:你看看我就知道了,咱俩差不多!

她大概长这样:

猫舍没有卖出的猫怎么处理?

我还以为自己一表猫才,原来我是个丑小猫,我喵的一声就哭了出来。姐姐安慰我,并把她从两脚兽那里听到的讲给我。原来我们这个地方叫猫舍,不是很正规的那种,我们呆的小空间叫笼子,他们让我们的母亲一直繁育,然后把我们卖掉,因为没有两脚兽喜欢我们,所以一直没有卖掉。

小哥哥你怎么了?耳朵不舒服吗?要我帮你挠挠吗?我把爪子伸过去,他却躲开了,说:别过来,我生病了,小心传染给你。后来,他被带走了,去了哪里,我也不知道。

后来,我感觉有点不舒服,爱流眼泪,耳朵也开始发痒,我趴在那里,也不想吃东西。我闭上眼睛,睡着了...感觉自己飞起来了,难道是做梦了吗?我一个机灵睁开了眼,yi~我好像出来了,我被两脚兽抱出去,然后放到一个小箱子里,黑黑的,什么也看不见,经过一段时间颠簸,箱子被打开了,我被抱了出来,是个漂亮的雌性两脚兽~

原来是她买了我,为表感谢,我决定再也不叫她两脚兽了。

就叫她“人”吧!

虽然很开心,可是我还是不舒服,耳朵出奇的难受,我拼命地抓,拼命地甩头,甚至甩出了血,她见我这样,也是吓坏了,然后她带我出门了,又来到了那个“猫舍”,我跟小伙伴们隔着笼子打了招呼。

那个愚蠢的两脚兽说:猫没事,就是太热,上火,掏掏耳朵就好了。然后我猝不及防,就被他一顿虐待,我“哇哇”的大叫(对不起,刚刚太激动叫错了,我重新叫:我“喵喵”的大叫),主人在一旁哭了,冲那个两脚兽大吼几声,然后抱着我走了。

我们又去了另一个地方,这里也有猫猫,还有一些会汪汪叫的不知道是什么物种,他们看起来像我一样生病了,这里也有两脚兽,穿着白大褂,他们提起我的耳朵,不知道在看什么。然后,好像跟主人说了“耳螨”,我也不知道是什么,也不知道是不是吃的,说实话,折腾了一晚上,我有点饿了。

然后他们给我耳朵灌了什么东西,捏呀捏呀捏呀,我甩甩头,好像舒服了一些。再来,再来!

主人带我回家了,每天都给我耳朵抹奇怪的东西,不过慢慢感觉耳朵舒服多了,我康复了!

不知道我的“舍友”怎么样了,跟我一样不舒服的小哥哥是不是也有一个好的主人,给他抹奇怪的东西,给他好多好吃的,不知道那些长得不好看的哥哥姐姐、弟弟妹妹们怎么样了,如果没有两脚兽带他们离开,他们会不会生病?生病了那个愚蠢的两脚兽不管他们怎么办?我好希望他们可以像我一样的幸运 ~

现在,每天无忧无虑,主人陪我玩,给我好吃的,我已经是个小胖子了 ~

哦,对了,主人总是冲我喊“可可”,这可能就是我的名字吧。不管怎样,我有名字了!

本文首发于 tazycat.com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不得转载

猜你喜欢